《飘》米切尔:不仅止于爱情我写得是有进取心和没进取心的人

“一本真正的好书应该在少年时读,成年时重读,老年时再读;就如美丽的建筑应该分别在晨曦、中午和月光下欣赏一样。”加拿大作家罗伯逊·戴维斯曾这样说。的确《飘》这部不朽著作就值得我们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去阅读,去体味它带给我们的思考和力量。

记得第一次读《飘》的时候,是在上初中,三本厚厚的上中下大块头,还是同学千里迢迢地从广州的书店带回来的。收到书后,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废寝忘食地看了几天几夜,囫囵吞枣地读下来,细枝末节早已不甚记得,只是深深地遗憾斯佳丽没有和白瑞德在一起。那时一颗少女的心啊,都倾注在这百转千回而美丽缠绵的爱情上了。

现在过去了二十年,再次捧起这本书,潜入其中静静地读下来,在和主人公悲喜与共的同时,也激发出了和少年时不一样的感悟。随着时光的流逝,人生阅历的丰富,看待事物的角度和引发的思考也有所不同。现在,我将从写作背景、写作意图、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四个方面来阐述我对于《飘》的理解。

一、写作背景:这样的米切尔成就了这样的《飘》——一个动荡大时代下勇敢无畏才华横溢、对家乡充满热爱的米切尔,将自己毕生的信仰和追求倾注于此

作者简介《飘》的作者是玛格丽特·米切尔。时光倒退回1890年11月8日这个普通的日子,在亚特兰大的桃心街上诞生了一位将会流芳百年的女作家。从小,米切尔就是一个顽皮的假小子,和小伙伴们在一起时,她喜欢编戏、导戏,把街区的小孩子们召集在一起演她编排好的故事。就像《飘》中的斯佳丽一样,少女时代的米切尔光彩耀人,是人群中的焦点。她才情焕发,在美国著名的女校史密斯学院读书,做过校文学社团主席,小说常在报刊上发表,熟悉她的亲友无一不认为她魅力四射、风情万种。

米切尔生性活泼,在社交场合当众跳阿帕拉契舞,被指责有失淑女风范,她也毫不在意。这一性格特征在《飘》斯佳丽的身上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斯佳丽在居丧期间仍毫无顾忌地参加募捐舞会,不仅如此,在白瑞德船长邀请她跳舞时,斯佳丽不假思索地昂着头应邀而出,她对世俗的无畏彻底碾压了人们的流言蜚语和异样眼光。在小说斯佳丽的内心语言中,她说:我就是要跳舞,就是亚伯拉罕·林肯邀请我,我也毫不介意。斯佳丽率性、纯真的特质与米切尔本人不谋而合。

家族历史米切尔出身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是亚特兰大一位著名律师,亚特兰大市图书馆董事长,历史学会会长。米切尔深受父亲的影响,热爱读书,“图书馆的书基本都快被她读遍了”,同时她也热爱历史,热衷于历史故事的探究。

米切尔的母亲,人称“美人玛丽”,是一位勇敢独立的女性,她敢于为妇女权益奔走呐喊,是妇女投票者联盟的创始人之一。米切尔小时候,母亲会经常带她参加为妇女争取选举权的集会,所以米切尔从小就被潜移默化地根植了女性要独立勇敢的思想,这也就自然而然地理解了作者为什么会塑造斯佳丽、梅兰妮这样的光辉形象,透过她们来赞美顽强不屈的品质了。

时代背景《飘》的成功,不仅在于它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有血有肉的人物塑造,更在于它揭示了一个动荡大时代的风貌。那么,米切尔是在怎样的时代背景下写出这部史诗级的宏篇巨作呢?

美国南北战争于1865年结束,距离米切尔的出生也仅仅三十余年,因此从时间上来讲,这段历史距离米切尔并不遥远。况且,米切尔从小从祖母、父亲那里听来的各种关于南北战争的故事,也让她对这段历史倍感亲切。战后,南方的艰辛重建,各项建设百废待兴,南方老百姓的不屈不挠,这在《飘》中都有淋漓尽致地体现,小说中弗兰克的木材厂就是战后南方积极重建的缩影。米切尔身处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下,她对这一切都感同深受,对自己的家乡佐治亚、亚特兰大充满了深深的热爱,这些在小说中透过主人公斯佳丽、白瑞德等都情不自禁地流露了出来。

作者所追求的信仰1973年,小说《飘》为米切尔赢得了普利策奖,而影片《飘》头一年就净赚一千四百万美元,一举夺得八项奥斯卡金像奖。誉满全球的米切尔并非像有些人猜想的那样发大财,她把小说带来的大部分收入慷慨地贡献给社会,相当一部分用于为黑人和白人团体之间拉线搭桥,她还成为美国红十字会的一名全日志愿工作者,这和小说中梅兰妮所从事的工作不谋而合。

米切尔资助了佐治亚摩尔豪斯医学院的五十名黑人本科生与研究生的学业。要知道,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用自己十年辛苦挣得的血汗钱帮助黑人,不仅需要高尚的品格,还需要极大的勇气。当时,美国三K党肆虐横行,残害黑人的私刑案时有发生,但米切尔仍然坚持资助黑人学生,并希望他们学成之后留在佐治亚工作。可以说米切尔的勇敢无畏和对家乡佐治亚的热爱已经浸透到她的骨髓,全力支持家乡佐治亚的建设已经成为她毕生追求的事业。这也就不难理解米切尔笔下的斯佳丽会为拯救塔拉庄园这片神圣的红土地而义无反顾地奋战。

佐治亚、亚特兰大,米切尔生于斯、长于斯,她对这片家乡的土地有着难以割舍的眷恋和热爱。当斯佳丽历经艰难险阻回到满目疮痍的娘家塔拉庄园时,她已然成为一名战士。

“是的,塔拉是值得为之战斗的,而且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种挑战······对于任何一个血管里有一滴爱尔兰血液的人来说,他生活的地方就好比是他的母亲······它是唯一值得为之辛劳,为之战斗,为之拼命的东西。”

二、写作意图:讴歌光辉人性,赞美以斯佳丽为代表的一代人对灾难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对家园炽热固执的爱恋以及百折不回的进取心

对于很多读者来说,《飘》是一部经典的爱情小说,那曲折跌宕的故事情节,令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是很多人为之倾倒的重要原因。然而,对于作者米切尔来说,并非如此。米切尔常说,“我写得是有进取心和没有进取心的人。”在作者想要塑造的光辉人物中,斯佳丽首屈一指。她的勇敢、进取心、责任感和奉献精神,都是作者想要歌颂和传递的。

斯佳丽:具有不知道什么叫失败的精神,即使失败在冷冷地瞪着她,她也会翘起她的下巴曾经,斯佳丽是一个娇滴滴的庄园小姐,胸前飘着深绿的丝绒飘带,云鬓上插着晚香玉,她的人生中只有舞会和爱情。经历了战争的洗礼后,她一次又一次地挣扎和蜕变。面对医院里遍地的伤员,面对各种粗重的护理工作,她不是没有想当过逃兵,然而现实的残酷没有击垮这个外表娇柔的女子。

在梅兰妮临盆之际,外面炮火纷飞,北方士兵即将踏平亚特兰大。在这样的危险时刻,连梅兰妮的姨妈都弃之而去,仓皇出逃,而平常看似毫不讲情理的斯佳丽却选择留了下来,帮助梅兰妮生产,陪她一起冒生命之险。在面对险境的生死抉择之际,斯佳丽所流露出的勇敢和对生命的责任感,让人情不自禁地对这个人物产生热爱。

在斯佳丽仅存的对艾希礼的幻想破灭之后,这个曾经痴迷于爱情的姑娘看清了自己的心,原来我真正热爱的是这片土地。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之后,斯佳丽下定决心:“过去的就过去吧,死了的就死了吧,往日慵懒奢华的生活一去不复返,再不回头。而她斯佳丽·奥哈拉在拿起沉甸甸的菜篮之时,就已下定决心,选择了自己的生活道路。没有回头路,只能向前走。”可以说,在面对的人生的磨难之际,斯佳丽每一次都不会选择退缩,她坚信活下去的意义。无论怎样的险境,都不会打垮这个有着爱尔兰血统的不屈不挠的姑娘。对于她来说,明天,永远是新的一天。

对于小说的几位主人公,米切尔常说,梅兰妮是她最钟爱的人物。梅兰妮这个人物是以米切尔的表姐梅拉妮修女为原型来塑造的。的确,在小说中,梅兰妮的坚定勇敢,真诚无暇像天使一般闪耀着圣洁的光芒。而这种圣洁、这种真诚,毫不矫揉造作,毫无半丝令人反感,而是让人为之动容、为之震撼。

梅兰妮像母亲一样包容和保护着斯佳丽。在斯佳丽想要参加义卖之时,善良的梅兰妮会为她求情,梅兰妮会捐出自己的结婚戒指,只为能帮到战争中的士兵。在塔拉庄园收留流浪的南方士兵时,梅兰妮毫不计较地帮助每一个人,只为心中存着那博爱的信念,“我的艾希礼也许在某处受着别人的帮助。”

梅兰妮的聪慧比斯佳丽有过之而无不及,斯佳丽是一种锋芒毕露的聪明,而梅兰妮是一种有博大胸怀、全心全意关怀他人的智慧。在斯佳丽开枪杀死了前来抢劫的北方士兵后,一向柔弱的梅兰妮临危不乱,毫无惧色。她发自内心地赞美斯佳丽,给她力量,使她镇定。那身体孱弱、站立不稳的姑娘,此刻的眼中闪烁着坚不可摧的钢铁意志,

即使在临终前,梅兰妮想到的也是斯佳丽的幸福和未来,她告诉思佳丽白瑞德船长是多么地爱她,让思佳丽好好珍惜。可以说,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命运的磨难之后,梅兰妮俨然成为了斯佳丽的精神支柱。

在小说的第二章中,作者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艾希礼是属于思考型而非实践型的······他们总是构筑和现实毫无联系的绚丽梦境。当他们不得不从现实中回来的时候,总有些不大心甘情愿。在战争之后,同样面临着家园被毁,钱财皆空的艾希礼彻底地被击垮了。“现在的我毫无用处,只想要逃避现实。”

在全书中的一条爱情主线是斯佳丽和艾希礼的感情纠葛,其实从另一个方面,作者也有意将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面对灾难仍勇敢无畏的人,和一个不断退缩和无力的人。可以说,艾希礼的软弱退缩逃避从侧面更加凸显了思佳丽的顽强不屈,对故乡真正的热爱,以及对家人的强烈责任感。

三、历史价值——揭示了美国南北战争及社会经济变革下的真实风貌,再现了这一特殊时代的广阔生活场景

有关美国南北战争的史料,百年来可以说是浩如烟海。可是如果真要了解当时的社会风貌、风尚习俗,以及人民的生活方式与思想感情,却非得借助于文学作品不可。在小说的一开头描绘的佐治亚州广阔而阳光明媚的种植园,庄园主们丰富多彩的生活、令人垂涎欲滴的十二橡树烤肉野宴,以及小姐们那镶着花边的用巨大裙环撑开的丝绸舞裙······如此种种,让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故事充满了无穷的好奇。

在义卖舞会上,激昂的舞曲, 让人们感受到了南方人民奔腾的热情,和对美好生活的热爱。

《飘》就性质而言,是取材于美国南北战争及战后南方重建时期的一部历史传奇。美国自建国以来,迄今为止不过短短二百多年的历史,其间南北战争消灭了南方奴隶制度,为资本主义发展扫清了障碍,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时至今日,在美国社会上的种族歧视并未彻底消除。现在我们回过头去,看看美国这一历史阶段中南部社会广阔的生活场景,会有助于对美国社会过去与现在的理解。而关于战后南方人民积极投身于家园的重建,也揭示了社会变革下新时代的崛起。

四、艺术价值——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鞭辟入里,发人深思,塑造了有血有肉、经久不衰的人物造型

《飘》在美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从写作技巧上来看,这部小说有着非常高的艺术成就。书中主要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可谓是鞭辟入里,发人深思。书中的众多人物,个个形象饱满,性格鲜明,语言神态跃然于纸上,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能够激发起读者的共鸣。

比如我非常喜欢的思佳丽的奶妈黑人妈妈,思佳丽是她一手带大,因而思佳丽的那些小心思决然逃不过她的法眼。虽然她总是严肃而略带不满,实则内心火热,全心全意地爱着思佳丽和塔拉庄园,可以说是鞠躬尽瘁。关于黑人妈妈,也有很多幽默诙谐的场景,思佳丽要参加舞会,她督促思佳丽吃早餐并帮助思佳丽勒紧裙带的场景让人人忍俊不禁。

在塔拉庄园要被征收高额赋税,思佳丽走投无路之际,决定铤而走险,去亚特兰大牢房里探望白瑞德船长,黑人妈妈像一个老母鸡般跟随着思佳丽,生怕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作者看似不经意的描写,却将人物特质刻画得入木三分,让一个普通的小人物都熠熠生辉起来。由此可以看出,《飘》的轰动世界,历久而不衰,就决不是偶然的了。

小说中描写战前南方的部分不足百页,大部分笔墨是在谴责战争的残酷,反映战后重建的艰辛,赞美南方的崛起,揭示社会经济变革及种族隔离,强调不同的人面对挫折与创伤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与生活态度。

在广大读者热烈关注思佳丽与白瑞德情感冲突结局的时候,作者米切尔更希望读者能看到小说背后的深意。可以说,米切尔将自己对家乡的热爱和支持作为毕生追求的事业浇筑进了作品。

《飘》就是这样一部经典的著作,这部小说承载了我青春的回忆,时过境迁再次重温,又是不一样的体会。也许在我暮霭沉沉,戴着老花镜再读此书时,还会有不一样的感悟吧。期待我们的再次相遇。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