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策评论奖女性得主安娜昆德兰:拥有生活

“他”是一个“棕色的沉默不语的大家伙”。当杰森.奥利弗. C. 史密斯在十三岁那年死去的时候,安娜.昆德兰做了那件新闻记者和专栏作家们在面临死亡时都会去做的事情——她写作了一篇讣告。

杰森是一条狗。这只在上述一段里稍微的暗示了那么一下,而这已经不是典型的《》用来描述死者的方式。昆德兰将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延续到了这则讣告的结尾:“‘他’从来没有咬过任何人,这比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要强。”

她养了许多只狗,写作了很多有关它们的专栏文章。在这之后,她的出版商——兰登书屋——建议说,她可以把这些文字结集成一本小书了。一开始,她坚决了这样的做法:之前的“两本小书,看起来已经是足够的了。”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时间里,安娜.昆德兰的作品时常出现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杂志,小说和非虚构类作品之中。她因为对自己所感受到的日益加快且变得物质化的现代美国生活的批判而著称。她希望人们能够“拥有生活”:“拥有生活。一种真正的生活,而不是焦躁不安的想要获得下一次的升职、更大数额的支票、更大的房子。假如,有一天下午,你发现自己得了动脉瘤,或者是在上发现阴影的话,你真的还认为自己对于这些事情会如此关心吗?”

她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父亲是爱尔兰人,母亲则是意大利人。在涉及到个人的写作时,她大多聚焦于她死去的母亲。因为,她的母亲真的死于癌症。四十岁的那一年,在熬过很长的一段折磨之后,昆德兰的母亲因为卵巢癌而去世,当时她只有19岁。

所以,昆德兰的第二部小说,《线年的时候改编成了电影,由梅瑞尔.斯特里普主演),处理的题材,便是一个人死亡的权利。有关于自己母亲的死亡,昆德兰说,“它从未远离过我的脑海。”“我把自己的时间投注到那些身体正在陨灭的人的身上,他们正在疾病和死亡之间摇摆。我讨厌在治愈或者说让人感到舒适已经没有希望的前提下,医生们还觉得自己应该继续去捅、去测试、去治疗。对于人,你就必须去做所有的事情。对于动物的话,你就能够有只去做那些正确的事情的奢侈的权利。”

她和丈夫育有三个孩子。家庭是她寻找写作对象的场所。她写作的题材,更是包罗万象:混合着个人及政治性的话题,从普遍性到一般性。2000年,她出版的《幸福生活小指南》成为了那一年的超级畅销书。2005年,她又写作了《变得完美》一书。

这两本书读起来都像是开学典礼的演讲,而它们如此简短,以至于一些文学评论员认为它们或许都不能够算得上是真正的书。而对于她来说,“我并不关心它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书。我只关心读者们。我没法告诉你,到底有多少人曾经跟我说:他们把《小指南》放到了床边,一周读上很多次。我能够因为这个而活着。”

她的职业生涯中的绝大多数时光,都是以一名专栏作者的面貌出现的。而穿插期间的,是她一直没有放弃的有关自己生活的理念:18岁那年,她以抄写员的身份加入《纽约邮报》,从此开始了在新闻行业的职业生涯。 1977年,昆德兰作为普通助理记者加入《》。1983年,她被任命为都市版主编。从1981年到1983年间,她一直撰写“有关纽约”的专栏。1985年,因为生育,昆德兰离开《》赋闲在家养育自己两个年幼的儿子,同时写作小说。1986年晚期,她重返该报的工作,开始写作“三十多岁的生活”专栏。两年之内,这个专栏开始在全国超过六十家报纸上刊登。1988年,她女儿的出生让她再次辞职。

好在,一年之后,她又再次重新回到了《》。这一次,她开始写作《》社论对页赫赫有名的专栏—— “公共与私人”。此时,她已经成为了该报历史上第三位享此殊荣的女性。1993年的时候,这些专栏文章的集结《大声的想》由兰登书屋出版,随后在三个月之中一直登上畅销书排行榜。

她的写作领域远不止生活范围那么简单。在谈到纽约的政治局势时,她写道:“因为纽约客们是一种非常理想主义的人,所以,在纽约政界中有很大的空间能够给与理想主义。在这个城市中,理想主义跟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一样重要。它的理想是作为一个大熔炉,作为一个把迥然有别的事物汇聚在一起,作为一个富人和穷人共同的理想。所以,这里能够拥有那种理想主义的政客。但是,在一种现实的水平线上,你们必须让地铁们及时的工作。”

而作为一个女性写作者,在读者中,她能够给他们带来有关政治的充满洞察力的个人意见,尤其是在性别问题上。在谈到纽约对于女性的巨大意义时,她写道:“这里是作为一个女性的很好的地方。我的意思是说,这里是事业性女孩的家。这里经常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地方,对于那些敢于从全世界的其他地方来到纽约城的女孩们来说。在很多方面来说,纽约是个如此另类的地方。你能够变成一个投票领导人,一个工会组织者或者一个政治力量或者每天外出工作的女孩。在这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这个城市对于女性来说尤为友好。这里拥有为你自己的未来设计航向的可能性,没有人会注意到或者说是过分的大惊小怪。这是对于一整个性别的巨大的解放,之前在她们的运动中围绕的是小心的观察和设限。”

离开《》之后,她开始了专职的小说创作。之后,她写作出了一系列的畅销小说,

1999年,重新回到新闻界的昆德兰选择了以《新闻周刊》作为舞台。而为了迎接这位新专栏作者的到来,《新闻周刊》在位于曼哈顿的四季酒店举办了一次鸡尾酒会。在主持专栏“最后的线日,她辞去了这一职务。

“这个版面,这个地方,是一个难得的能够发散出一些光芒的地方。但是,在经过了差不多9年的时间之后,假如说我有任何的对于放弃它的迟疑不舍的话,那么,因为我桌子上的这些文档——它们都是年轻到能够成为我的孩子的记者们的代表性作品,这种迟疑也被打消了。手指划过他们的作品,阅读着有关美国的和全世界如此深刻而又美妙的叙述,我对于新闻业能够以这种或者那种形式传承下来的未来感到很有信心。但是,在字里行间,我还读出了另外的一种信息,它不带有任何的怨恨或者蔑视,从自己的儿子那里,我也曾经听到过这样的信息:轮到我了。请走到一旁,让我来登场。”在信中,昆德兰说。

著作:《真情无价》、《黑与蓝》、《阅读如何改变了我的生活》、《大树留下来》与《永远幸福快乐》等。

影响力:美国专栏作家、书籍作者。历史上第三个为撰写社论对页专栏的女性。普利策评论奖得主。

因为纽约客们是一种非常理想主义的人,所以,在纽约政界中有很大的空间能够给与理想主义。在这个城市中,理想主义跟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一样重要。它的理想是作为一个大熔炉,作为一个把迥然有别的事物汇聚在一起,作为一个富人和穷人共同的理想。所以,这里能够拥有那种理想主义的政客。但是,在一种现实的水平线上,你们必须让地铁们及时的工作。

他们要么是新闻故事所讲述的对象,要么亲自操刀主笔文章;他们中总不乏新观念、清晰的立场、有趣的故事;他们是那些“非常难以被影响”、但却非常容易影响别人的“意见领袖”;他们为全球的媒体报道设定议程、为趋势指引方向、为问题寻找解决思路……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