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残忍!人造抑郁症!铁娘子!绝望之井史上最残忍试验之一

嗨大家好。上期问大家还想看续集吗?结果还蛮多人留言说,想看哈洛的其他实验。但在开始之前,这里给大家提个醒,这集内容确实比较黑暗。如果你觉得上集的戴姆实验已经让你感到不舒服了,那这集内容会更加让人感到不适,担心的朋友还是跳过吧。虽然结果一样给人类带来的启发,不过他也是哈洛争议最大的实验,他们就是铁娘子和绝望之井。实验实验发生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结果?接下来一一为大家讲解。好,如果你也喜欢这类心理学及生活知识分享,不妨先订阅或加入频道会员,这样才不会错过更多有趣的

首先我们还是循序渐进的讲,上期提到小猴子透过身体接触得到了安全感,情感连接。然后哈洛又想红妈妈的脸,会不会也会影响小猴子的依恋呢?于是哈洛便吩咐助手制作了一个比绒布妈妈还要更像更细致的猴子脸进行实验。不过这个新面具还没完成,新一号的猴宝宝就已经出生了。因此,哈洛就匆忙先把小猴子安放在未制作完成的猴妈妈龙贼带着未完成的猴妈妈。大体外观工人都和绒布妈妈一样,唯一区别是没有脸,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完全是一个空白的无脸妈妈。但这意外却提供了哈洛意想不到的结果。无脸妈妈并没有吓到小猴子,相反的小猴子还对无脸妈妈特别喜爱,一样会做出轻咬触摸的亲密动作。180天后,新的红面积终于完成了,而且完成度很高,五官细节都更接近,真的猴子。

然后把他呆在无脸妈妈脸上,结果小猴子不但没有亲近,反而非常恐惧,瞬间逃到角落,抓着自己的生殖器卷缩着发抖。接着哈洛斯这把猴妈妈靠近小猴子缩卷的更厉害,甚至用手把猴妈妈的脸剥掉,转到没有脸的那一面。当小子看到捂脸,妈妈再次出现时,恐惧感慢慢消失,小猴子也开始卸下心房,靠近猴妈妈。不管研究人员把猴妈妈的脸转回来多少次,每当猴妈妈放入笼子的那一刻,小猴子会尽快的把猴脸面具180度的转开,露出无脸的那一面。直到最后一次,小猴子索性将整个面具扯下来,直接露出捂脸的妈妈表示,这才是自己的妈妈。这也是奥地利动物学家康拉德洛伦兹提出的冥应现象。小鸭子一出生后不久,会跟随第一眼看到的大型会动的物体。

哪怕是气球。玩具火车。移动的箱子,第一个学习的视觉、听觉和触觉都会长期植入在脑中,不易消失。不过也和上期提到的一样,有一个黄金时间,洛伦兹发现小鸭子会在出生后的3到30小时内学习和跟随一个妈妈。如果超过小鸭子不会再跟随,也会对其感到害怕。回到哈洛的面具实验。其实猴宝宝不会注意到妈妈的脸,直到长到30天大后,小猴子对妈妈脸部的关注会越来越强烈。因此,哈洛认为父母的脸孔也会是孩子特别关注的地方,所以父母应该要多些和孩子脸部交流,多些和孩子对望微笑说话,不管工作再忙,也要播时间与孩子互动。接下来,哈罗有思考,如果父母经常在孩子身边,但父母给予的不是爱,而是虐待的话,孩子又会怎么样呢?因此这个残忍的实验就这样诞生了。

哈洛这次特别设计了一系列新的代理妈妈,并把他们命名为铁娘子。其实光听名字就可以大概猜出哈洛的用意。所以铁娘子是中世纪欧洲用来触觉和球形的一种酷刑刑具简单来说是一个大约2米高的女性,具象有铁制或木制的内部空洞,并充满着尖刺。使用方法是把犯人放入其中,然后把门关上的残忍刑具。不过哈洛的铁娘子并不是这样的东西,但也足够称得上残忍的东西。哈洛的铁梁只有几个,都是以绒布妈妈为原型,然后各家有不同的武器。

第一种,身上安有高压喷射器的装置。喷射妈妈不时会喷射高压空气,强劲到有可能撕裂小猴子的皮肤,但小猴子虽然感到非常害怕,却把妈妈抱得越来越紧。

第二种,安上了摇晃装置,摇晃妈妈不时会剧烈的摇晃震动,震动了小猴子的骨头和牙都嘎嘎作响。但结果小猴子还是依然紧紧的抱着他。

第三种,肚子有个伸缩的铁丝网,铁网,妈妈不时会强力弹出铁丝网,把怀远小猴子直接弹飞,然后被弹飞的小猴子会缓缓的站起来。等到铁丝网收回去后,又会再次投入妈妈的怀里。最后一种更可怕,马上按有锋利兔吃的装置,兔吃妈妈不时会伸出锋利的尖刺,刺伤小猴子的皮肤。小猴子非常恐惧和感到苦恼,但依然没有讨厌妈妈。每次妈妈发作时就静静的躲在一旁发抖,等到妈妈平静后,又会再次紧紧的抱着她。然而,这些与邪恶妈妈一起成长的小猴子,长大后都表现孤僻,几乎不与外界联系,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就在此时,哈洛的名字也开始名声狼藉,而且也说明了一个事情,不管希望妈妈怎么虐待伤害小猴子们,所以小猴子依然还会回到他们的怀里,因为妈妈是自己唯一的依靠。哈洛对此结果不感到意外。反观人类,其实也是这样,大多的孩子,不管父母怎么打骂护士,孩子依然会寻求与父母的廉洁。

多年的研究以来,哈洛似乎有潜在的忧郁症。直到1971年,哈洛的第二任妻子因癌症去世后,哈洛也真正的陷入了忧郁症中。经过了一系列的治疗康复训练后,哈洛总算可以回到工作岗位上。此时他已经放弃了对母婴关系的研究,转向了对忧郁症心理学的研究。但随之而来,哈罗的实验也越走越黑暗。为了研究忧郁症的产生和药物治疗的效能,哈洛斯都把小猴子制造成忧郁症。事实上,邪恶妈妈实验也是忧郁症的研究之一,但很显然并没有成功。被邪恶妈妈养大的小猴子只变得孤僻,并没有诱发忧郁症的症状。最后哈洛想到了先前母爱剥夺的实验,曾经有造成小猴子忧郁的情况。于是这次哈洛不但强制将刚出生的猴宝宝与猴妈妈分离,还把他们单独关进了特殊笼子里研究。

这里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称作部分社会孤立。部分社会孤立的小猴子可以看到其他猴子也能听到同类的声音,但不允许有任何肢体接触。实验结果发现,这些小猴子的社会能力逐渐衰落,把他们放在猴群中,他们也只会站在笼子前,不是其他猴子或人类空洞的看这个方向。同时肢体动作表现不协调,甚至无法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体,有时候还会被自己举起来的手给吓到。

第二种情况更不妙,完全是会孤立小猴子,会被单独关在一个特制的铁箱里。前面有一个单向玻璃,实验人员可以看进去,但里面的小子却看不到外面在铁箱里,小猴子完全被孤立,听不到,看不到任何同类。就这样有的归了三个月、六个月和12个月。当这些完全社会孤立的小胡子放回到其他正常猴子身边时,小猴子会感到震惊、混乱等的心理冲击,同时也表现拒绝进食和得了厌食症,最后有几个甚至被饿死了。哈罗给剩下的强制喂食,其余的才活了下来。接下来发现完全是会孤立三个月的小猴子,在几周或一个月内都可以恢复回正常的猴子。但完全是会孤立六个月或以上的,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几乎都无法回归到正常生活状态,也永远失去了社交能力和对异性的兴趣,经常自言自语,自我摇摆。

我把自己揪成一团。哈洛的孤立实验是为了研究忧郁症的形成,并没有想让他们补育。其实哈洛和实验人员曾经给这些小猴子心理治疗,但最终还是失败。最后,哈洛为了研究社会孤立后的猴子捕鱼后代的行为,于是做出一个惨不忍睹的决定。哈洛设计了一个装置,他称他为rap rag 强报价,强行把这些母猴都绑在了架子上,让其他正常的工作与他们强行交配。孩子生下来后更是让人揪心。简单来说,这些孤立成长的母猴丧失了哺育后代的能力,即使生下来的小猴子会努力不懈的寻求妈妈的接触和喝奶。但这些母猴几乎都无视和推开自己的孩子,甚至有的还会虐待自己孩子。其中有一个直接咬碎小猴子的脚趾和手指骨头,还有一个直接把孩子的头上往地上按着来回搓,这结果实在惨不忍睹,连对猴子没爱的哈洛都对母猴这些行为用恶心来形容。

原本哈洛的实验,我打算只说到这里的,但可能大家还是很好奇,哈洛的绝望之景到底是什么。最后我还是把这个绝望之井讲完吧。最后,哈罗认为,上个社会孤立实验并没有抓住忧郁症的本质。他发现忧郁症的特征是一种无助无望,掉入绝望深渊里的状态。因此他又设计了一个独特的笼子,称作绝望之井。绝望之井是由不锈钢制成的漏斗型装置。哈洛设计了两种大小,一个给幼年猴子的,一个给成年猴子的鲸,里面又黑又深又狭小。除了基本的食物提供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掉落无比的深渊中。这一次实验不是刚出生的猴子,而是至少有三个月社交经验的由正常猴子养大的小猴子与大猴子实验,目的就是让他们在深深的绝望中产生忧郁症的症状。正如哈洛预料的一样,所有困在绝望之井的猴子都抵不过这种无心的心理压力。即使在快乐的猴子在长期的囚禁后都会变得忧郁和呆滞,甚至是死亡。

木耳实验结束后,哈罗开始研究治疗忧郁症,也试图把这些心理障碍的猴子变回正常。当然哈洛知道动物的心理状态和人类不能相提并论,人类和猴子即使相似,但始终不是同一个物种,尽管影响人类心理疾病还有其他变数。不过从这些猴子实验中,哈洛认为或多或少可以提供人类一些启发。哈洛的一系列实验有一部分人反对,也有一部分人支持,同时也引起了动保协会的关注,同时也推动了动保法律的完善。那你对哈勒的一系列实验有什么看法呢?A哈勒的实验尽管残忍,但带给人类许多启发,人类比动物更有价值,算是值得的了。B坚决不支持哈洛的实验计算获得许多启发,也不能做出那么残忍的实验。C好矛盾,支持,但是不支持D其他答案等等。先别急着关掉。这里还有三个上期有趣的留言可以看,有可能你就被选中了。当然旁边有两个,你也可能会喜欢的节目,不妨可以点进去看看。

觉得这集节目不错的话,离开前记得先点个赞,也可以分享这些有趣的知识给家人朋友看下,感谢观看下集见。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