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的呐喊——读《歇斯底里》(赵帅)

“开胸验肺”是震惊中国的一起公众事件。事件的主人公张海超在工作期间接触到大量粉尘,经过多家医院诊断,确定为尘肺病,却被唯一具有“诊断资质”的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定性为“肺结核”。在多方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张海超毅然选择开胸验肺,以其悲壮的举动来寻求真理。

近日,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小说《歇斯底里》以文学的笔法再现“开胸验肺”这一新闻事件,小说以细腻的笔触解构社会风气与群体的思维模式,突出“底层社会的人面对庞大的制度机器时那种绝望的抗争与悲壮的牺牲精神”。

故事起源于商都市某研究所所长吴清江,因为一句玩笑“替党说话还是替人民说话”被人抓住把柄,退居二线。老奸巨猾的朱伟章在众人的虎视眈眈中脱颖而出。为了一己私利,朱伟章以单位之名,行满足私欲之实。另一方面,诗人浅渡因为工作接触粉尘,在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病后,却被“资质机构”职业病防治所定为肺结核,在无门的情况下,毅然选择开胸验肺。

权力为何被滥用?商都市职业病防治所为何可以肆无忌惮?曲所长为什么能够为所欲为?作品中给了我们应有的解答:

第一,缺乏有力的监督与问责机制。可能有人会质疑,不是有舆论监督么,可是在庞大的权力面前,舆论监督是多么的无力。“开胸验肺”后,浅渡一次次地把自己的经历发布到网上,帖子一次次地被删掉。在浅渡一次次的中,卫生局、劳动局、信访局、市政府不是相互推诿就是敷衍,浅渡像足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第二,法律的有待完善。《职业病防治法》中规定市职业病防治所是唯一有职业病诊断资质的医疗机构,但职业病防治所早已与时代耐磨厂沆瀣一气,面对浅渡的质疑,防治所怎么会“自证其罪”?浅渡用“开胸验肺”的壮举和执着的精神,在获得国内权威医疗机构的“尘肺”证明,包括获得一定的媒体关注度后,由高省长亲自过问,才维护了自己的应有权益。

第三,缺乏权力制衡机制。在作者眼中,对庞大臃肿的官僚体系来说,重要的不是事情的真相,而是权力的态度。高省长的表态使得这一事件发生根本性的转折,而浅渡是用血肉的代价加上矢志不移的引起了高省长的关注。除了浅渡以外,还有多少,面对权力机构的傲慢冷漠,他们的抗争是如此的无力,他们中又能多少人能像浅渡一样受到省领导的重视?如果不建立其有效的权力制衡机制,的悲剧难道不会重演么?

小说有两条主线,一是研究院院长朱伟章用手段拉拢各方,为自己谋取私利。另一条是的代表浅渡为命运而抗争。两条线通过小人物“我”衔接起来。可以说,“我”以一个第三方的角度去审视这个社会,目睹既得利益者的卑鄙,同时也感受到底层人们的无奈与悲壮。

与浅渡的“开胸验肺”相呼应,作者通过“我”努力奋斗却无奈地看着编制被他人所操纵,以及博士牛刚沦为房奴这两个事件,进一步反映底层人民面对权力无力抗争的主题。“我”的文笔被朱伟章看中,老练的朱伟章许诺“我”编制,利用“我”帮其读研,发表文章,最后我却眼睁睁看着两个编制被低能的关系户一步一步蚕食。而牛刚更是一名高材生,因为结婚买房向大款借了几十万,结果妻子跟了别人,牛刚开始卖保险、搞传销,最后情绪失控,在办公室嚎啕大哭。研究院的图书管理员方小艾与朱伟章发生婚外情,朱伟章在被人利用这一点加以要挟以后,对她置之不理,方小艾在情绪无法宣泄的情况下,服药自杀。

在底层人们为了生活苦苦挣扎的时候,一些官员却操纵着手中的权力来求名、晋职,或自保。朱伟章与方小艾的婚外情被令狐明抓住把柄,不得不为令狐明的女儿安排工作;为了收买令狐明,朱伟章用公款安抚令狐明。职业病防治所所长曲靖置工人生死于不顾收取贿赂买田置地……

小说还刻画了一批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圆滑世故的尹文明,处事老道的曹厅长,小人得志的孙红,见风使舵的路成品以及至情至信的方小艾,他们性格鲜明、血肉丰满,作品对朱伟章的奸猾与丑态刻画得入木三分,令人叫绝。

作者潦寒在自序里说“一切伟大的文学作品必须是具体现实作为基础的”。潦寒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写的。在整篇的字里行间里,处处都有着现实中社会事件的影子,弱者在与权力抗争时的无奈与悲壮不仅激发出我们的同情心,也是对这个社会与制度的反思。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如何对权力机构进行有效的制衡和监督,避免更多的悲剧重演,是在悲壮的故事之后,带给我们的思考。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