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3位开国将军遇车祸离世一位打过黄土岭一位横扫越北

和我军出身贫苦的众多官兵一样,王道邦的童年和少年是在给人帮工和放牛中度过的。12岁时勉勉强强读了一年私塾,就因家里无力承担辍学,15岁经人介绍跟一位师傅学习泥瓦匠。

17岁那年,王道邦父亲病故,家中越发困难。第二年,王道邦在吉安当泥瓦工。不久,听说家乡永新来了红军王道邦回家参加赤卫队。

这一年秋天,如火如荼的扩红运动吸引无数青年,新婚不久的王道邦为说服母亲和怀孕的妻子,嘴皮子都说破了。等母亲和妻子松口又好话说尽借了一些钱留给家里,参加了罗炳辉红12军特务营。

王道邦手脚勤快、作战勇敢,深得上级的信任和战士的拥戴,不久就当上了班长。在第一次反“围剿”打击张辉瓒18师的战斗中,王道邦一个班俘虏敌军50余人,战后升任排长。

长征开始后,王道邦任2师5团代政委,搭档团长张振山。红5团参加了四渡赤水、二打遵义、强打鲁班场等战斗,虽然没有红1师红1团和红2师红4团那样战绩显赫,但是也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1937年,王道邦所在部队改编为115师独立团,团长杨成武,王道邦是组织股长。1937年9月27日,115师独立团参加了平型关战斗。10月,独立团扩至七千余人,上级指示扩编为独1师,原来3个营扩编为3个团,王道邦任3团政委。

由于南京方面不承认八路军第4个师的番号,不久独1师改为晋察冀一分区部队,王道邦调任1团政委,团长是陈正湘。1939年3月,晋察冀一分区5支队成立,这支队伍是“地头蛇”赵玉昆发展起来的,3个团长也都是他的心腹。为了加强政工建设,上级调王道邦任支队政委。

1939年11月,晋察冀一分区在黄土岭设伏包围了1500扫荡的日军,一战歼敌900余人伤亡500余人,事后从日军电台广播得知,一分区陈正湘的1团用迫击炮炸死了“名将之花”阿部规秀。

黄土岭之战,王道邦当时在1团当政委,还是在赵玉昆的五支队和25团在一起,后人还存在着不少争议。因为在战斗中,1团是歼敌主力部队,而五支队表现不佳提前退场。

1940年3月,就在清明节前的几天,蓄谋已久的五支队司令员赵玉昆带领200余人离开部队投奔了日军,政委王道邦和警卫员差点被挟持或枪杀,好在参谋长宋学文从中帮忙,躲过了一劫。8月,王道邦调任1分区政治部副主任,抗战后期任军分区代司令员。

日本投降以后,王道邦改任冀中3支队13旅旅长兼政委。1946年6月,改任晋察冀3纵8旅旅长兼政委,迎战西犯易县的敌94军,协同7旅全歼361团,8旅1营被授予“钢铁第一营”称号。

随后,王道邦和3旅在正太战役中解放井陉、测石驿、辛兴、破头等据点,配合主力歼敌3.5万人。1948年1月,王道邦改任3纵副司令员,9月,任新组建的8纵政委,搭档司令员邱蔚。

北平解放后,8纵负责改编傅作义的第16军军部和94军。王道邦精挑细选了100余名政工干部,并亲自和改编部队师以上军官进行座谈,领导8纵政工干部打赢了这一场非常特殊的战斗。

1953年1月,王道邦军长、政委一肩挑,率65军保卫开城,为停战谈判创造主动。王道邦和65军历经大小80余战歼敌1.43万人,受到志司表彰,王道邦也荣获勋章。

1955年9月,在军事学院学习的王道邦被授予中将军衔。1957年8月,发生了一件意外事故,王道邦解放时期8纵的搭档邱蔚少将,在青岛海边钓鱼时被卷入海中,遇难身亡。

1957年9月,王道邦从军事学院毕业,任河北军区司令员。1959年1月,王道邦乘车从机场返回途中,不慎与公交车相撞,虽然抢救暂时脱险,却极大影响了健康,当年11月因病去世,年仅48岁。

一位是开国少将马龙,1912年出生于湖北大冶,因为父亲马有原体弱体多病,全家就靠母亲一个人给地主干活维持生计。马龙和王道邦将军一样从小就给地主放牛,15岁参加赤卫队,17岁加入红军。

红军时期,马龙的最高职务是陕北独3团政委。抗战时期,任晋察冀独立团政委、教导团团长、晋察冀4分区司令员。曾经多次带敢死队和日军血战。解放时期,任晋冀10旅、5旅、3旅旅长,20兵团67军副军长,曾因张家口战役大刀战,被主席通电嘉奖。

新中国成立以后,马龙转入华东海军任舰队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1977年3月,乘车前往上海机场途中与大卡车相撞,马龙将军在车祸中因公殉职,时年65岁。

吴忠是四川苍溪人,12岁参加红军,后任排长,抗战时期任115师独立支队支队长、冀鲁豫军区副团长。解放时期,在刘邓7纵20旅任团长、旅长。建国后,吴忠任52师师长。

吴忠参加过抗美援朝,回国后任我军首个机械化师师长。58岁还作为副司令员率部参加对越自卫还击,连克6城,横扫越北,歼敌近万。1990年2月,吴忠在海南突遇车祸去世,时年69岁。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